分网:卧龙岗街道 陆营 石桥 王村 潦河 青华 英庄 车站街道 光武街道 武侯街道 七里园 潦河坡镇 安皋 梅溪街道 靳岗街道 七一街道 蒲山 谢庄
区直:教体局 住建局 交通局 卫生局 广电局 公路局 水利局 工业和信息化局 南阳市卧龙区文化馆

二月河的开封情缘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27 15:34:10   来源:   评论:0

  12月15日上午,十点刚过,我正在浏览报纸,女儿悄悄走到我身旁,小声说:今日头条,二月河(原名凌解放)先生走了。我猛然一惊,不会是误传吧,紧接着评论家李树友、画家邢光华等人都给我发来同样的信息,大
  12月15日上午,十点刚过,我正在浏览报纸,女儿悄悄走到我身旁,小声说:“今日头条,二月河(原名凌解放)先生走了”。我猛然一惊,不会是误传吧,紧接着评论家李树友、画家邢光华等人都给我发来同样的信息,大河网也发出噩耗,看来是确定无疑的了。我当时陷入无比悲痛的极点,肝肠寸断,多好的一位文学泰斗、良师益友,怎么说走就走了。自从2009年认识二月河先生以后,每年的国庆节、春节我都要给他发送问候短信,每次他都回应,唯独今年国庆节未见回音,我就有点郁闷,一直放心不下,后与其弟弟打电话联系也未打通。
  

 
  大师虽去,但回忆起与先生的相识相知,感慨万千,往事象电影一样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他的音容笑貌,他的博学睿智,他的著作等身,高风亮节,提携后进,淡泊名利,平易近人,坚忍不拔,可亲可敬,恍如昨天,愈来愈清晰。
  

 
  2009年10月24日,二月河在河南大学参加河南省委政研室等单位组织的“大宋文化。
  
  中国旅游。产业创意论坛”。我一直在主席台下专注聆听并摄影,论坛演讲结束后,我找到凌老师自我介绍,老乡见面,分外热情,我俩边走边谈,从南阳文学创作现状谈到南阳作家群中的杰出代表柳建伟、周大新、程韬光……,直到大师离开河大。当天下午,我赶在大师离开开封前,把为他拍摄并冲印好的几十幅照片送到他的手中。
  
  2010年10月28日,凌老师应开封市委组织部之邀到开封东京艺术中心为领导干部作题为“历史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专题讲座,期间我又见到了凌老师。报告结束后,我又约着开封日报文化记者田宏杰到凌老住的酒店采访他,一番畅谈后,我们三人还合影留念。此情此景,记忆犹新。
  
  2011年8月25日,我提着历时四年多用心血铸成的四十五万多字、沉甸甸的书稿,来到南阳凌老师府上,非常谦恭的表示想请他给我即将出版的《开封成语典故故事》一书写个序言。因为在此之前,我曾在开封向他提及过此事,凌老师大概已有些思想准备。说实话,二月河这样闻名海内外的大家,身体欠佳且社
  
  会活动繁多,能不能为我这名不见经传的作者写序,我心中忐忑不安亳无把握,谁知凌老师翻阅了样稿后,即欣然同意,真让我喜出望外,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同时对我说:两宋时期的成语怎么没有“白驹过隙”,我说:“北宋之前即有这个成语,凌老说这个成语是经宋太祖赵匡胤在“杯酒释兵权“事件中说出后才被世人广为知晓,也就是说赵匡胤救活了这个成语,宜收进去。”
  
  2011年12月28日,我和田宏杰先生专程赴南阳拜访文学巨匠二月河先生。此行目的,主要是给二月河先生送去他非常关心而由他作序的《开封成语典故故事》一书,再则是顺便向二月河先生带去开封人新年的祝福。
  
  说到开封的成语典故,二月河先生显得极有兴致。他浏览了《开封成语典故故事》后动情地说,没想到开封的成语典故故事能做出这样一本装帧精美、大气厚重而且图文并茂的书。当我俩向他介绍了开封市新一届市委、市政府领导非常重视文化建设,对这部书和关于开封成语典故文化产业化的建议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和重视时,二月河先生非常感兴趣:“开封
  
  成语典故是其他城市难望其项背的,是开封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资源,申报‘中国成语典故名城’荣誉称号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我支持。”
  
  临别时,二月河先生坚持把我们送到大门口。我紧握着二月河先生的手,祝他新春愉快、健康长寿!方便时再到开封指导。二月河先生说,指导不敢当,但每次开封之行都给他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用不了太久,他又会到开封走走看看,与老朋友们促膝畅谈。
  

 
  2012年11月份,市委宣传部决定举办中国成语典故文化周,我向时任市委常委、宣传部秦保强部长建议,把二月河请来参加文化周活动,建议得到了秦部长的同意与支持,我主动请缨揽下这个任务后,又有些犹豫和不安,尽管2011年12月28日在二月河家中时其曾表示有时间一定会再到开封,但我多少还是有些顾虑,在当下物欲横流,有些大大小小的名人出席活动时出场费出乎意料的多得离谱,我的请求会如愿吗,谁知我与二月河先生联系后,
  
  凌老师不仅非常爽快的答应了,而且不要分毫报酬,又一次令我万分感激,什么叫大家风范、高风亮节,这就是。因当时市博物馆一个展览未到撤展日子,便在秦保强部长和时任市人大副主任刘春生的关心下,于2012年11月29日在市人大刚竣工的三号楼前举办了中国成语典故文化周开幕仪式。秦保强部长、刘春生副主任和二月河先生分别在开幕式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二月河说“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哪一个城市拥有像开封这样独特魅力和独特地位。前不久我非常高兴的为孝斌编著的开封成语典故故事撰写了序言,我认为,不是哪一个城市都有这样丰富的成语典故资源。开封的这种文化资源是无与伦比的,是得天独厚的,把它挖掘整理出来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非常有利于提升开封的文化品味、文化自信,构建开封古老、美丽而又充满现代生机活力的城市风貌,对全省、全国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二月河对开封在积极挖掘和整理开封成语典故方面所作出的努力给予的充分肯定和高度的评价,鼓舞了与会人员。
  
  秦保强部长、二月河先生和刘春生副主任等数十人参观了三号楼内的开封成语典故书画展及开封大学老校区南门外的开封成语典故文化长廊。
  
  事后有人问我你咋把二月河请来了,我说不是我请的,是开封人民请的,事实上,二月河先生答应参加成语文化周活动是冲着与开封人民的深情厚谊及对开封的理解支持慕名而来,并非我个人有什么能耐。
  
  当天下午,在时任市教育局局长郑西乾、副局长娄和彦两位领导的关心下,十八大代表二月河在市文化艺术职业学院向教育系统中小学校长培训班的同志们讲述了十八大精神,受到了与会者的热烈欢迎,并争先与之合影,校长们一赌大师凤采、聆听大师高见的愿望得到了满足。因二月河社会活动繁多,来去匆匆,讲课后便离开了开封。我弧陋寡闻,这是否是二月河最后一次莅临开封,不得而知。
  
  2014年12月5日,在各方面的大力支持下,经过千辛万苦创建的成语典故苑开苑了。我在开苑前一日向二月河先生报喜,凌老师因患眼疾,在电话中非常高兴的口述了贺信内容,
  
  由我记录并编辑成文字念给他听,凌老师首肯后又补充了一句,一定要突出成语典故是开封独特的文化元素这一点。贺信全文如下:“开封成语典故是开封独特的文化元素,是开封文化的精华,开封文化又是中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封成语典故苑的落成,不仅丰富了古城民众的文化生活,而且为中外游客提供了一个感受中原文化的场所,同时也是开封人民认真落实习总书记文艺座谈会精神的丰硕成果,祝开封成语典故苑开苑仪式圆满成功,祝开封的文化产业兴旺发达。”
  
  2016年4月1日,中国民协授予开封为中国成语典故名城和中国成语典故文化研究基地两个荣誉称号。当我3月30日把这天大的喜讯汇报给二月河先生后,他抱病写下贺信,并加盖自己的印章。而后由其弟凌解兵传递给我。贺信内容如下“真诚祝贺中国成语典故名城并中国成语典故文化研究基地花落开封”。
  
  尊敬的二月河老师走了,多年以来,凌老师对开封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与支持,他曾说,我每年都要到国内许多大大小小的城市,但直到现在让我真正喜欢的城市只有两个,一个是自
  
  己的家乡南阳,另一个就是开封;他还说,就文明的进程而言,唯一能够拥有黄河文明标志性城市就是开封,开封有着3000多年的建城史,期间包括成语典故在内的历史文化资源不可估量,这是开封的宝贵财富,开封要建设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可在这方面多做一些文章。
  
  二月河先生一生的各种荣誉称号和奖项可谓多矣,笔者无力收集齐全,大家耳熟能详,不多赘述。他不仅是全国极少数双重代表即连续多届全国人大代表和中共党代表,而且于2000年3月被“美国中国书刊音像制品展览会”组委会授予“最受海外读者欢迎的中国作家奖”荣誉称号,足可见其荣耀于一斑。
  
  二月河先生不仅对开封给予极大的关注,对开封厚重灿烂文化、成语典故名城的创建也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可以说,中国成语典故名城花落开封应有二月河先生一份功劳。
  
  二月河先生对我个人也给予了极大的理解、支持、关爱和鼓励。记得那是2014年10月1日,开封成语典故苑创建进入攻坚阶段,我一早出门的时候,想着给凌老师发个节日问候的短信,可到了工地后把这个事情给忘了,晚上
  
  10点多到家又想起来,急忙给凌老师发个短信。凌老师回应:“年纪不小了,悠着点”。关切之意溢于言表,一股暖流传遍全身,多好的一位长兄啊,他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二十年铸就了无人可比的文学丰碑,落下了一身病,却还在关心着一个远在开封的文友(我不避高攀之嫌)。
  
  为了感谢凌老师对开封文化的关心支持,在2017年其72大寿前,我请画家邢光华给属鸡的凌老画了一幅引吭高歌的大公鸡,请书法家白玉玺为他书写了李大钊的名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以表达喜爱他的人们对他的敬意和祝福。
  
  凌老师回短信“请带我向书画家们表示衷心的谢意”。同时又让我提供名单,由他在其撰写的《二月河说反腐》扉页上签上人名,分赠给热爱读书,喜爱二月河作品的诸位文友。
  
  近十年来,我只要看到报纸杂志上有关二月河的文章报道,我都要收集起来,给他寄去。呜呼哀哉!一想到我近些时收集的报纸已无处可寄,再也听不到大师风趣幽默的声音,看不
  
  到大师给我回的手机短信,我便痛心不已,难以自控。
  
  看到二月河先生去世的消息,12月15日,我又同二月河的老朋友、著名作家周大新先生联系,想请他转达哀悼之意。周大新说:“您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就不要长途跋涉了,家人也嘱咐了遵照二月河‘百年之后不要惊动太多的人’,低调办后事。”
  
  12月16日,在市非遗中心组织的开封成语典故文化培训会上,我作为主讲人在讲课正式开始前,提议与会人员站起来为二月河先生默哀三分钟。
  
  让人高山仰止的二月河老师走了,给我们留下鸿篇巨著的二月河走了,他是我们心中一座高大的丰碑。
  
  著名诗人臧克家在《有的人》中写到,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二月河先生是后者。尊敬的大师大家大贤——二月河老师走好!(赵孝斌 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和我同岁的那座桥
下一篇:【网络祝年】有传承有创新 让过年更有味儿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